就在我二十七歲的第一天,我和小澤吵架了。一年半來第一次,吵架的內容只有兩句話;我說;你兇什麼啊?小澤說;那妳又兇什麼啊?然後我就抱著短短離開房間了,順便摔了門,在客廳生氣,在沙發上睡了一晚。吵架的原因就是我要交一份作業,但是檔案太大不能附加在郵件上,我的電腦裡又沒有軟體可以縮圖,所以就請小澤幫我用他的電腦把作業上的圖縮小。檔案來回了幾次都沒有成功,而且用Pages做的作業,轉成Word檔之後排版就亂了,小澤對Word 2008還不熟悉,調來調去也調不好,用慣了好用的pages的我開始不耐煩(電腦不聽話的時候最容易讓我不耐煩),只想把寫了兩個禮拜的作業趕快交出去。(怎麼這麼慢,不是很簡單嗎?心裡嘀估著)隨著不耐煩的情緒越來越高漲,我的口氣越來越差,就在討厭的Word把我的標題列表硬是縮排改不回來後,小澤火大地用力敲了一下鍵盤,然後就是那兩句經典對話了。短短和布布在我生氣的時候還到客廳陪我讓我覺得很窩心,但是,今天才知道,他們後來也有去房間陪小澤,真是牆頭草,兩邊倒。吵架傷心又傷身,以後不要吵架摟,雖然小澤說今天要做一頓吵架紀念日的大餐,那就一年一次好了。

weih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