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久前為了測試我的相機的黑白照表現,小澤給了我ㄧ捲黑白底片。透過觀景窗,很難想像未知的黑白世界,所以看到照片沖洗出來的驚喜也是難以估計的。這捲主要是我們在亞特蘭大逗留的時候拍的,有奇幻玻璃雕塑的植物園,奧運紀念公園裡玩水的小孩和CNN大樓裡的飛天小女警。UF的學生自稱為Gator,所有的球隊都自稱Gator,整個Gainesville也瘋狂的愛上alligator,城市裡處處充滿了這隻吉祥物的身影。通常Gator都是以凶猛的形象出現,如照片中Gainesville downtown餐廳外面的凶猛鱷魚雕象一般,但是真像是什麼呢?請看照片裡那隻在校園水窪所攝的瘦小野生鱷魚。

weih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是University of Florida的一百年校慶,從昨天下午起,學校附近就出現一台台的加長型禮車負責接送遠來的校友,今天因為有home coming game,停車場裡也停滿了像巴士般大小的RV。

今天也是我的第二十六年的第一天,因為生理時鐘的關係,七點中一定醒來的我在看完日出後又沉沉睡到十點半,小澤跟我說了今天的第一句生日快樂。聽著周杰倫的依然范特西,緩緩地準備出門吃大餐。看到MSN message上妹妹為我唱的生日快樂歌,幸福的開始:

weih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今天找了第一個ROTATION老闆談未來的實驗室工作,一切都很順利,讓我對未來研究的內容很期待。這個老師叫做Christiaan Leeuwenburgh,在一次POSTER RESEARCH PRESENTATION跟他聊了一下實驗室的內容。Physiology, biology & biochemistry of aging,sounds interesting, doesn't it? 是啊,原來一直已來關心的問題現在已經形成一們研究領域,老化,充滿無限可能的研究領域。這幾年來看見自己的祖父母漸漸走入人生的最後一程,好像也是最困難又無可奈何的一段,已經沒有力氣要打倒什麼,沒有精神擬什麼目標,每天只要舒服的過就是好的一天,來回醫院是常有的事,對於死亡沒有畏懼卻很難忍受之前身體的痛苦。我的祖父母都長壽,活到八九十歲是我們大家的福氣,但是當祖父漸漸失去聽覺和記憶,外祖母漸漸失去視覺,大部分的時間需要依靠菲傭照顧,那種生活品質真的是年輕的我不敢想像的。做基礎研究雖然不能直接幫助這些長者,但是我知道這份研究工作是有趣又有意義的。當我們越了解老化的機制,越知道怎樣的條件會促成和避免老化的性狀,再加上很多福利政策和就業輔導的配合,我們或許就有方法讓人在最後的階段還可以很有尊嚴,還可以在社會上找到自己的定位和價值。
-----

weih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認識小澤,我就多了好多美美的照片,感謝小澤攝影師用心捕捉我最自然的表情還避免掉了惱人的雙下巴,感恩!

weih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又經歷了一次沒睡的晚上,早上考完後就睡死了,下午的輻射安全講座也沒去聽(聽說全班發呆的發呆,睡覺的睡覺,打電動的打電動),如果提前一點開始唸會比較好嗎?幾天前的我在感受不到壓力的時候應該是不會思考這樣的問題。考試考試,一直考試怎麼快樂學習啊?

weih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天收到小貓的新照片了,真可愛啊,好像那個很喜歡畫貓的畫家畫的一樣,尖尖的耳朵配上酷酷的表情真是太帥了。

weih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中正國際機場改名了了,下次回台灣就會看到不一樣的名字。雖然不太了解改名的原因,但是可以想見以後不能再說我要去中正機場了。中正機場是每次離開台灣或是回台灣的窗口,尤其在下飛機踏上中正機場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回家了。不管旅行再好玩,總是期待回家的;這幾年坐了好多次飛機,有時候因為轉機在國外的機場一待就是五六個小時以上,漂亮的建築物並不能掩飾內部的無聊;機場是個奇妙的地方,用玻璃窗把裡面和外面的世界分開來,所以就算我在香港、東京、大阪、LA、西雅圖甚至汶萊轉過機,我都不能說我去過這些城市,因為不管在哪哩,機場就是那個樣子,玻璃窗外是綿延的跑道,在遠一點就看不清了,對我來說除了大小,都一樣。只有中正機場不一樣,不是離家就是回家。還記得好久以前第一航廈換了新天花板,明亮了許多卻有點壓迫感;後來,有了第二航廈,到機場送人接人要先問清楚;上次回台灣,第二航廈有了接駁車;下次回去,除了更名還會有什麼驚喜呢?
-----

weih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相信很多人都有這種經驗吧,在暑假或寒假結束前趕寫積了兩個月的日記或是在放假前趕其中就該開始的數萬字期末報告。我都已經唸到研究所了,還是做不到從小學開始老師耳提面命的那句話,作業要早點開始寫,不要拖到最後一天。不知道現在在當老師的朋友們,是不是也常常告誡學生這句每個人都知道卻很難做到的話。明天就是一個三天連續假期的開始,所以我當然也計畫著要去奧蘭多迪士尼、環球影城這些小時後就很想去的地方。然而,十七份實驗報告擺在眼前,擺在實驗報告之前的還有討論課要看的兩篇SCIENCE PAPERS,再之前是另外一篇完全不懂的蛋白質結構的文章。所以我的懶懶病讓我把十七份報告拖到要一夜速成。很難想像像大學時候那樣的一個禮拜一份的普生、普物或是其他的實驗報告要在一天半內寫完十七份,寫得我手指頭都快抽筋了。只睡了一個多小時的我,在與阿格西並肩作戰下獲得最後的勝利。但是他比完賽可以睡覺,我卻不行(引用小澤的話),因為寫到早上也寫不完。昏昏沉沉去上了八點半的課,老師上的實在是好,但是我的大腦就像失去了摺皺一樣。苦苦寫到下午四點,才結束了這場對抗實驗報告的消耗戰。所以,人會不會從經驗中獲取教訓呢?對我,很難說。

weih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天看了朋友的結婚照和從小到大的成長照,心中有了很複雜的感覺。尤其是雙方父母的結婚照,照片中的一對壁人曾幾何時已經是發福的中年人,眼神中的光芒依舊,但是比起攝影棚裡的留影,讓人感嘆歲月在每個人身上留下的筆記。原來大家的媽媽以前都是那麼年輕漂亮的,但是大部分人記不得那個年輕模樣的媽媽,彷彿只有照片紀錄下來那一場青春。如果每個人的結婚照會是一生最美麗的留影,那麼之後呢?只有慢慢老去嗎?拍的太好的婚紗照會不會讓人在多年之後不勝唏噓?

weih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